索妃尔

【凛绪/泉真/北斗星】住在高塔里的魔法师 02

肝真夏去了没有更新【土下座】

迪士尼画风,比较魔性

人物OOC有

这章没什么泉真的要素所以没有打泉真的tag_(:з」∠)_

能接受的小天使往下↓↓↓

——————————————————————————————



-1-

无论外面的世界是如何冰天雪地,皇宫里都感受不到一丝寒冷。在皇帝驾到之前,女官吩咐着侍女们做好准备。


“皇帝陛下将要驾到——

女孩们快点行动起来,

快生起火炉,莫要让寒冷的空气伤害到他。”


侍女们熟练地在角落里生起火盆,往火盆里补充火炭,炭火熊熊燃烧,散发出暖意,使得皇宫温暖得仿佛是另一个世界。


“皇帝陛下将要驾到——

女孩们快点行动起来,

铺上天鹅绒的垫子,莫要让冰冷的座椅与他接触。”


侍女们给用黄金专为皇帝打造的座位上,放上三层天鹅绒的垫子,并小心地把座位都包了起来,以免皇帝接触到冰冷的金属。


“皇帝陛下将要驾到——

女孩们快点行动起来,

铺上羊毛织成的地毯,迎接他的到来。”


侍女们铺开厚重的羊毛地毯,盖住了冰冷的大理石地砖,阻隔了自下而上的寒气。

准备完成了。侍女们有序地离开。一位新来的小侍女悄悄地向前辈搭话:“前辈,请问为什么皇帝来的时候要准备这些呀?皇帝陛下不是还很年轻吗?他有这么怕冷吗?在这里我都觉得有点热了……”

“皇帝陛下确实风华正茂。可是皇帝陛下的身体却不怎么好。”前辈叹了口气,“皇帝陛下身体寒气重,容易感染风寒,所以才这么小心翼翼。听说是身体底子不太好的原因。这么多年来就连大贤者大人也无法医治好,只能平时多注意,不能让他接触到寒气。”

“皇帝陛下也很辛苦呢……”小侍女感叹道,“等到春天到来的时候,陛下就能好受一些了吧?”

“也许吧。可是春天什么时候才会来呢……?已经快三年……”

 

远处传来的脚步声使得前辈慌忙止住了话头,低着头拉着小侍女退到了一边让路。小侍女好奇地瞥了一眼,正好看见皇帝陛下带着群臣走进会议大厅样子。皇帝陛下有着黄金比例一般的身材和一头金子般闪耀的金发,他的眼睛比天空更加湛蓝深邃。小侍女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男子。

皇帝陛下就像天使一样呀……为什么上帝要给他这么虚弱的身体呢。小侍女难过地想。

 

-2-

“臣有要事禀报。”

在皇帝宣布会议开始后,冰鹰北斗站出来进言。皇帝看起来有些惊讶。

“北斗君有事禀报真是少见……何事?”

“前些时日,在冰鹰家领地的一座小村庄内爆发了一种奇妙的瘟疫,普通的药方无法治愈这种疾病,许多村民因此丧命。臣召集冰鹰属地内的高级炼金术师们研究这种病症,但是很遗憾并没有研制出能够治愈这种疾病的药物。”

“这种疾病有蔓延的趋势吗?虽然很遗憾,但是如果这种疾病没有治愈方法的话,就只能把那块地区封锁起来了。”

“不……村民们不久后都被治愈了。听说是村里的炼金术师治好了他们。臣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那名炼金术师是位初级炼金术师。”

“哦……?这倒是很有意思。一群高级炼金术师都做不到的事情,一位初级炼金术师却做到了……”

皇帝略加思索了一会,对北斗下令让北斗去调查这件事。

北斗领命,前往小镇。

 

 

“好冷啊——”

“……”

“好~冷~啊——”

“……”

“好——冷——啊——小北——”

“冷就回马车上去。”

“不,一点也不冷!完全不冷根本不冷!只要我多活动一下就暖和起来啦!嘿咻☆~”

“……你给我回来。给你一个金币,闭嘴,明星。”

“好的北斗大人!遵命北斗大人!”

北斗无奈地叹了口气。他回家收拾行李的时候正好被明星撞见,好不容易解释清楚自己不是要故意丢下他去旅行,而是去执行公务的,又被明星缠着说要一起去。北斗拗不过他,只好带着他一起到镇子上调查。

“安静点,别乱跑。虽然姑且做了乔装,但是还是有被人发现的风险。你的身份被人发现就麻烦了。”

明星大力点了点头,比了个OK的手势。乖乖跟在北斗身后。两个人无言地走了一段路程,北斗伸出手拉住了明星的手。

“……手拉起来就暖和点。”北斗看着明星惊讶地看着他,开口解释。

明星夸张地比划了一堆动作作为回应。

“你可以张嘴说话了。”

“小北你夏天这么做我很感动,但是冬天的话我感觉更冷了……”

“……你还是闭嘴吧。”

 

-3-

真绪捡起散落一地的魔法书,把它们放到书架上,将咕噜咕噜不知道煮些什么不明液体的炼金器皿放到墙角以免走路时不小心撞到,又清扫了地上的字迹飘忽不定、间或夹杂着一些涂鸦的草稿。好不容易才将凛月的房间收拾干净,真绪欣慰地放下扫把,想要跟魔法师大人汇报成果,一回头却看见凛月安稳地趴在床上一边看书,一边咔嚓咔嚓地吃着饼干。饼干屑掉到书上,大概是遮住了一些关键性的文字,凛月皱着眉坐起身来,随手一抖将饼干屑抖到床边的地板上,误伤了正在梳理毛发的黄猫。黄猫被淋了一头的饼干屑,猛地跳了起来,踩到了正在油灯附近烤火防止自己进入冬眠状态的银蛇。银蛇昏昏沉沉中猛然被踩,猛然一扫尾巴,打翻了花栗鼠的零食堆。花栗鼠慌忙去捡自己的零食,不小心一脚踢翻了油灯。油灯里的油猛然泼洒了出来,一路向书架蔓延,眼看就要酿成火灾。凛月啧了一声,挥了挥魔杖,一盆水泼了下来浇熄了火,也将油迹冲的到处都是。

真绪:“……”

今天也很和平呢。呵呵。

 

再次收拾好房间的真绪想起了今天早上的正事:“说起来凛月,今天有人来打听你的事情,听说是皇帝陛下的旨意。”

“嗯~?那个人找我有什么事吗?”

“什么那个家伙的……你也太不客气了吧,那可是皇帝陛下啊。”

“呼呼呼~我可是邪恶的魔法师呀~♪为什么要对区区皇帝客气?”

“唉……算了。事情是这样的。”

 

这天早上,北斗和明星敲响了游木真的门。

“来了,请问是哪位……”

“呀吼~☆诶!!竟然是阿木!”

“诶明,明星?你怎么在这里?”

一开门就被旧友扑了个满怀,游木真吓了一跳,赶紧把北斗和明星招呼进家门。明星进门就开始四处打量起来,对着几乎堆到天花板的书堆发出惊叹声。

北斗也扫了一眼书堆:“你还是那么喜欢看书啊。”

“也,也没什么,都是泉前辈不知道从哪里寄过来的……”游木真不好意思地说,“比起这个,明星为什么会在这里?他不是被……”

“啊……解释起来会很复杂。总之就是我的父亲在那件事之后暗地里接济了明星家,明星和她的母亲也得以借住在我家。”

“那……你们这样出来没问题吗?我是说,明星要是被人认出身份暴露了的话……”

“没关系,我们很小心。”

“小~北——阿~木——你们俩在那边开开心心的聊什么呢!让我也加入吧!☆”四处转悠了一圈的明星回来看见还站在门口聊天的北斗和真,作势要扑上来加入谈话。两个人赶紧结束了话题。

“没,没什么啦……你们今天怎么会来?”游木真为了转移话题问道。

“恩……因为那个病弱的皇帝听说这边的镇子爆发了瘟疫,又奇迹般的被治愈了,而且还是被一个初级炼金术师治好的,所以就派小北来调查情况。不过没想到那个初级炼金术师就是你呀阿木~☆阿木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这个……其实治好大家的并不是我,我只是制作药剂而已……写药方的是别人……”

“写药方的是谁?”北斗追问。

“大概是高塔里的魔法师吧……”

“高塔里的魔法师……?”

“你们也听过那个传说吧,高塔里住着一个很厉害的魔法师什么的。当时情况实在是太紧急了,我的一个朋友就帮我去请了高塔里的魔法师帮忙。是那位魔法师写的药方。”

“那……怎么去找那位魔法师呢?”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衣更……啊,就是我朋友,他说魔法师一般不见外人。不过他现在每天晚上都会去高塔那边,说是要去报恩什么的……虽然我也很想去,但是衣更说魔法师不见外人,不会让我进去。”

“唔,那个衣更难道是内人么?”明星歪着头提问,被北斗敲了一个爆栗,“好疼!暴力禁止!”

“不要随便开这种没轻没重的玩笑。”北斗无视了明星“小北这个恶魔!坏蛋!大笨蛋!”的碎碎念,“总之先去找找那位衣更先生吧。”

 

“……然后他们就过来找我问关于你的事情了。”真绪一边讲一边打开窗户让月光透进房间。回头发现凛月,岚,泉和司都一脸凝重。

“怎、怎么了吗……”

“关于你说到的那个叫‘明星’的……”凛月一脸严肃地开口,“真~君不要和他扯上什么关系哦。”

“毕竟他是那个……叛军首领明星将军的儿子。”


评论(9)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