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妃尔

【TRPG梗】伪 ▪ 永远的后日谈【8】

给秋老师疯狂打电话!

梦之咲不洁产粮基地:



32


 


导弹已经投下去了,虽然也有连同“钥匙”一起炸毁的可能,不过没有关系。


太久了,真的太久了。


我和你都已经到达极限了。


心怀全人类的你无疑是高尚的,研究了无数不同的方法希望能够拯救苍生。相比之下我真的是自私无比,不过即使知道这些,我也不打算放手。


来比比看你的人偶更好,还是我的人偶更好吧?


 


33


 


“虽然你们重逢让我很感动啦,不过打断一下,我们已经到了哦?”薰在一旁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边的两个?就算不信任我们可不可以放我们走呢?你们看起来也没有变成仆从吧?”薰微笑着,伸出手拽了一下阿多尼斯。


“羽风前辈……”


“听好了,”阿多尼斯和飒马还没开口,羽风便拉过两人,小声说道,“现在可不是以前,像你这样没头脑地一个个上去问,万一别人的目标正好是要杀了我们呢?”


“但是前辈,他不是敌人。”阿多尼斯说道。


“谁知道呢?小飒马也听听我的吧?危险总是越少越好不是吗。”


飒马略一犹豫,视线在同伴和不认识的两个人偶之间飘来飘去,最终说道。


“我相信阿多尼斯殿下的判断……即使我们是敌人,我也会保护好阿多尼斯殿下和……羽风殿下。”


不不不你们怎么都这么单纯呢?羽风不由自主地叹气,摆摆手捂住了脸,“好吧好吧,你要是能把他给劝过来就行。”


“抱歉,刚才的举动害你发狂了。”阿多尼斯向大神道歉。正摆着一副攻击架势的大神晃牙被这真诚的道歉打了个措手不及,他愣了半天,吐出一句,“哦,哦……没事。”


“我是乙狩阿多尼斯,那边是羽风前辈和神崎飒马,我们没有敌意。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我是明星昴流哦!这边是阿神~还有它是大吉~”


“什么阿神啊蠢明星!本大爷是大神晃牙!给我记好了!”
晃牙似乎还有些头晕的样子,但是气势却没有丝毫减弱。


“发狂症状减轻了吗?”


“稍微好一点——话说你们是谁啊?我好像认识你和那个轻浮混蛋来着?”


阿多尼斯点点头,“我想知道我们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你们一定是我很重要的人。”


“别说这种肉麻的话啊!”而且我觉得我和那个人关系可好不到哪里去。


“多多尼斯君?如果再不进去的话时空可能就要变化了哦?如果你想和你的同伴在一起也没事,毕竟臭男人越少越好~”说着薰就向着旁边的厚木门走过去,看上去像是什么大礼堂的木门,但是却被强行接到了墙面上,与周围的一切格格不入。


“羽风殿下。”飒马先一步挡住了对方的去路“请你再稍等片刻!”也许是对方气势太过骇人,薰被吓得愣了片刻。


“就是这样,我们打算去这所学校最隐秘的地方,看看能有什么发现。大神,明星,你们要一起吗?”


“要去要去!”明星像是小孩子举手发言一样,大声地说着。
大神晃牙略一犹豫,最终还是点点头,然后大声补充道:“先说好了!我可不是要和你们搞好关系!本大爷可是孤高的狼!”


“阿神在傲娇啊。”


“闭嘴,混蛋明星!”


他们脚边的大吉也汪汪地叫着,围着阿多尼斯转了两圈,开心地蹭了蹭他的裤脚。阿多尼斯先是回头向飒马道谢,然后看向羽风薰。


“久等了,羽风前辈。”


“······我这不是逃都没法逃跑吗,真是的。”羽风薰感到了一种深深的无力。


 


34


 


紫之创打开日记本,注视着最后一行字。


“游戏开始了。”


这是什么意思?他直觉这和自己的记忆有关,那个“人”将自己掘出来,并且说还需要自己。冰鹰前辈看向自己的时候露出了震惊的表情,联系他说过的获胜者和比赛,虽然直到现在创恢复的记忆不算多,但是他也多多少少能推测出一些东西。


比方说自己并不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游戏。


那么在之前我都经历了什么?我最初又是怀着怎样的想法死去的?


创摇摇头,现在只要接着走下去就好了,濑名前辈很照顾他,无论发生了什么他都想和这位不率直的前辈一起看到真相。创的性格让他不可能去加害任何人,但是他害怕的是现在的他和以前的他不是一个人,也许,也许这双手已经沾满鲜血也说不定。


濑名泉正在小憩,虽说不需要睡觉,但是对方仍然会严格按照时间办事。


“我也要好好地帮忙才行。”说着创拍了拍自己的脸。


就在这个时候,音乐声响了起来。


“♪”


那是淡淡的钢琴演奏声,距离自己非常近,好像就在隔壁的房间一样。


跟随音乐的声音。紫之创想起了冰鹰北斗给他的提示,他看了一眼濑名泉,前辈正靠在墙角熟睡。


只是一会儿。他想,虽然他们才被袭击不久,但是声音很近,他甚至能听出对方演奏的曲子是斯卡布罗集市。于是紫之创打开门,在离开之前为了防止时空变化,甚至记了一下房间的门牌。音乐声就从隔壁的房间里传出来,走两步就到了,即使这样他仍然小跑过去猛地推开了门。


钢琴声就在一瞬间停止了。房间里除了一架钢琴以外,就只有一个巨大的玻璃棺材。


棺材。


紫之创觉得有什么东西就要从脑海里涌出。斯卡布罗集市的曲调仍然回响在耳边,一定有什么人在房间里弹奏过音乐,但是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消失?


他走近棺材,棺材是用教堂的那种彩色玻璃绘制而成,只是上面画的不是圣经中的故事,而是一朵鲜红的玫瑰。框架是金色的,紫之创无法分辨那是否是真金,但无论如何这都保存得非常好,就像是新做出来的一样。创伸出手去碰上面的玻璃,稍稍用力,棺材就打开了。
里面既没有真正的尸骨也没有吓人的玩具,只是铺着黑色的天鹅绒,堆满了如血般深红的花朵。


这是什么人的棺材呢?


紫之创听见了雨水的声音,但是回想起来的却不是自己被挖出利用的痛苦记忆,雨水不是红紫色具有腐蚀性的酸雨,而是透明而干净的。是雨季,紫阳花开得正盛,像是绣球一样让人怜爱的花朵被种在了大礼堂两边的路上,你举着黑色的伞,踏在湿滑的路面上,雨滴敲在伞面上仿佛在诉说着什么。


四处都是穿着黑衣服的人,阴暗的气息和悲伤混合,在礼堂里面发酵。你收了伞,放进一边的滴水筒里。教堂被布置得像是一个巨大的舞台,斜面舞台的中央堆满了各色鲜花,争奇斗艳地开放着,而中间却放着一个棺材。


“他”躺在棺材里,那么安详,就像平时安睡的时候一样。但是他再也不会睁开眼睛,就算夜晚降临。


于是你不由得也开始抽泣,旁边的人拍了拍你的肩膀,淡金色的头发在昏暗的礼堂里显得格外耀眼,就像是一束阳光。


对方没有出声,只是指了指“舞台”的侧面,黑色头发的人坐在钢琴的旁边。他没有演奏,只是将手摆在琴键上。你走了过去,轻轻呼唤那个人的名字,对方没有回头,只是应了一声。你发觉他美艳的的容貌没有丝毫改变,人却像是老了不少,他稍微弯着腰,等到你走近了,才抬起手。


音乐缓缓淌出,并非悲伤的镇魂歌,是一首自创的钢琴曲。


写满了对逝去者的怀念。


你不由得哭出了声,直到金发的天使走过来,他低声说了些什么,将你带走了。你回头,那人仍然在弹奏着乐曲,窃窃私语的来者都停止了交谈,不少也随着乐声流下了眼泪。


直到走出礼堂前,音乐都没有一刻停息。


回忆渐渐淡去,创望着面前的棺材,甚至发不出声音。


“凛月······凛月前辈。”这无疑是凛月的葬礼,弹奏乐曲的人是朔间前辈,而那个拍了自己肩膀的人——


天祥院英智。同时也是将他从泥土下面掘起的人。


 


朔间凛月死了。


即使现在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在那时也是难以接受。


“莫非说凛月前辈会被复活?那样的话······”不对,冰鹰北斗曾经说过,因为“是我们”所以才被作为人偶复活了,那么总会有什么理由,比方说——


朔间凛月。他们两人要调查的一切都必须围绕凛月进行。


“咕噜。”什么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像是巨大的吞咽声,又像是婴儿在肚子里胎动的声音。


?!


紫之创惊恐地看向后面,就在这个瞬间,门被打开了。


 


 


35


 


“这里怎么会有这么多虫子······恶心死了啊!”大神晃牙踩扁一只虫,这虫子居然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叫声,爆出了黄色的液体。大吉发出了呜咽,拼命蹭着明星的腿直到对方肯把它抱起来走。


“这里是图书室?”飒马盯着虫子看了几秒,最终还是闪避了过去。


“我记得这一片是有地下楼梯来着?”薰左右张望着。


“说不定还会有什么书籍能解释我们现在的状况?”


大神蹭了蹭鞋底,一抬头却看见明星呆呆地望着书架后面。


“喂?你怎么······”话还没有说完,就看见明星三下两下跳过虫子群,绕过了书架。


“怎么了大神?”“明星那家伙跑了!等着,我去追他!”


“等等大神!”


伴随话音一同响起的是天花板爆裂的声音,只见一滩黑色的粘稠液体缓慢地淌了下来,像是一只巨大的黑色肉虫,在它身上,各式各样人类的面孔发出哀鸣。“为什么丢下我?为什么杀害我?”一类的声音不绝于耳。比起身体上的冲击,精神上的压迫更加强大。


狂气对抗。


大神晃牙努力稳住身子不让自己跪倒,明明胃部早已不会蠕动收缩,却有一种鲜明的呕吐感。飒马的状况比较好,他在第一时间被站得很近的阿多尼斯挡在了身后,但是即使看不见面前的怪物,也能感受到怪物巨大的威压,它的叫声仿佛就是不停歇的诅咒,憎恨世界也怨恨面前的人偶们为什么还能活下去。


阿多尼斯勉强支撑,即使这样他还是感觉到神经像是要扯断似的紧绷着,然而在看到羽风薰的时候,这份紧绷一下子就变成了慌张。


“咕······唔。”


可靠的前辈?至今为止都好好生存的人偶?其实你们早就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了吧?


作为人偶的完成度太高了,不是吗?


羽风薰的嘴里开始溢出血沫,薰是记得的,在那段令人憎恶的逃亡生涯里,这种虫子模样的怪物将多少不死者和活人吞进肚子,将他们的哀怨堆积起来,形成精神武器似的东西。


也许在这些扭曲的面孔里面,也有他曾经交往过的女孩子,曾经认识过的同伴。


不能示弱。快爬起来。薰一遍遍对自己说,然而这种想法并没有让他再次站起来,视线开始模糊,耳朵像是被捂上了一层巨大的膜,什么都听不见。


虫型怪物的背部蠕动几下,破开黑色的皮探出数十双苍白的手臂,其中还夹杂着肠子眼珠等各种器官。手臂们以一种诡异又恶心的方式晃动几下,快速向着薰抓去。


“啊啊,真的是太逊了,本来还想在后辈面前······”


就在薰要放弃抵抗的那个瞬间,他的后衣领不知被谁狠狠地往后一拽,力气大得他几乎觉得自己要飘起来,接着后背就稳稳地落进了一个人的怀里。


“喂!没事吧?”


是刚才门口看见的小鬼和······另一个不知道是谁的小鬼?


“昴流!上吧!”明星点点头,从身后掏出一罐灭火器,对准虫子就是一通乱喷。就在怪物转身避让的空档,他大声向着对面叫喊道:“快跑!跑起来!”


话音还没落,虫子便举着畸形的手向着书柜打过来。阿多尼斯带着飒马转身闪避,然而书架被打烂时飞出的木屑碎片还是刮伤了他的脸。晃牙的运动神经也差不到哪里去,他直接顺势踩上了倾斜的书柜,连跳两次,像是动作游戏里面的角色一样以最快的速度闪到了明星边上。


“喂轻浮混蛋怎么样了?!”


“没受伤,只是昏过去了。”不面熟的家伙回答了他,接着说道,“这个图书馆下面还有一层,到那里就安全了。”


几个人偶快速逃离了虫子的攻击范围,在丛林似的图书馆里拐了好几个弯,总算是到了地下的入口楼梯。


“阿多尼斯殿下,谢谢你救了在下,我真是······太不争气了!”


“别这么说,神崎,这种状况下谁都很难反应过来。要道谢的话,就向明星和这位······道谢吧。”


安顿好昏迷的羽风之后,松了口气的明星和新来的人偶转过身。


“抱歉,没来得及介绍,”红头发的人偶爽朗地笑笑,“我是衣更,衣更真绪。刚才被明星唤醒了。”






  -TBC-







评论

热度(11)

  1. 索妃尔梦之咲不洁产粮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
    给秋老师疯狂打电话!
  2. 一条慕鱼梦之咲不洁产粮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