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妃尔

【凛泉】The sword can live for you

阿秋太太我爱你!(¯﹃¯)

梦之咲不洁产粮基地:

呀吼~大家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们啊【没有】


这次阿秋老师为鞭策组内美少女积极填坑自割腿肉,让我们大声赞美她。


秋老师感受到我们的爱了吗!


还有就是关于后日谈,组员们会互相鼓(ou)励(da)吐出后续的!敬请期待ww


♣本篇设定为abo世界观特工paro的凛泉两人执行任务归来后的故事


♣会有系列作(你就说是新坑得了)


♣含狮心凛绪泉真要素,接受度低的转校生注意避雷


好,废话就说到这儿,大家拿好乘车卡,滴!


*


 


一声枪响之后,故事落下了帷幕。


*


 


“小濑,小濑~我好累啊。”“累就不、要、趴、在、我身上,滚回你的房间去蠢熊。啧,脏死了快去洗澡啊?”


濑名泉毫不留情地把朔间凛月丢在地上,后者像是真的快要死了一样抽搐了两下就一动不动了。


离开了三个月,他们的房间仍然干净,毕竟每天都会有人来打扫。濑名泉随手把衣服丢在门边的篮子里,马甲已经破到看不出形状,在那座岛上等待了将近六天的支援,过着仿佛野人一样的生活——就算再怎么用任务来解释也让濑名泉打从心底感到厌恶。


“出去,不洗澡的话就从我的屋子里滚出去。”


“小濑~我走不动。”


濑名泉用嫌弃的眼神瞟了一眼这位陪他同甘共苦了一个多月的好队友。


调查某岛上非法赌场和人口交易的事情告一段落,一切都进行得比较顺利,只是没料到最后竟然会被抓包,虽然给了对方致命的打击,但是同时那里的主管也宣布封锁全岛,就算是死也要把朔间凛月和濑名泉两个间谍揪出来杀掉。两人不得已只能在偌大的岛上逃亡数天,如果不是这里和UNDEAD正在调查的毒品事件有关联的话,没准他们在等到救援之前就死在那里了。


打开墙上的系统,组织内部消息有三条,一条是天祥院对两人平安归来的问候,让他们好好休息顺便在两天内把报告书赶出来;一条是鸣上岚发来的信息,无非就是几个月间的八卦琐事;最后一条,没有署名,写着“濑名!我在哪里啊?”这样意义不明的话,送信时间是两个月前。


“那个笨蛋王又跑到哪里去了啊?”濑名泉有点不耐烦地抱怨着,关闭了系统,清除记录。


“小濑~”


“等?!你做什么?别靠过来! ”凛月无声无息地靠近,真的像只树袋熊一样趴在了濑名泉的身上。


“小濑,我忘记问了。”他的语气非常认真,仿佛在讨论该在哪里安放炸弹,然而他的手却慢慢地滑到了濑名泉的腰间。


“你做那家伙的荷官的时候,有没有被谁碰过啊?”


 


   ♣ 请刷卡


*


 


王没有回来。


曾经的背叛者事件真的给他带来了太多的打击吧,并非是名誉之类的问题,而是作为领导者对这一切傻笑着坚信着视而不见。朔间凛月那时才刚加入没多久,他和朔间零闹翻了,就差断了兄弟情义。度过一段随心所欲的时间之后,他加入了Knights这个组织。


然后他也莫名其妙地成为了它衰落的见证人。


说实话他对王的征战,王的离开并没有太多的实感。名为月永雷欧的人击碎了所有背叛者的生命,他自己也如同消耗过度的废铜烂铁一样倒了下去。


早知道这样就不入队了,他想,没准跟着真绪一起去那个新的队伍还会好一点。但实际上他却没有一丝一毫要离开Knights的意思。


月永雷欧离开的第二天凌晨,那个时候他正要去睡觉,却发现濑名泉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穿得整整齐齐站在窗边。他的脊背挺得格外的直,一点没有失魂落魄的模样,像是一把不会折断不会腐朽的利剑,在晨曦中闪闪发光。


濑名泉吸引了朔间凛月,并不像是小时候对兄长的憧憬或者是对青梅竹马温和的喜爱,而是仿佛被震慑到一样,胸口突然燃烧了起来。


很难受,但是又很舒畅。


被绝大多数世人刻画为多愁善感弱不禁风的omega,迎着朝阳还未升起的微光,他不是一个没能保护所爱的败者,而是一个吹响号角的胜利骑士。


然后那天朔间凛月失眠了。


说起来早上就寝本就不大正常,但是失眠这种事还是第一次。他满脑子都是闪回的记忆片段,他甚至开始觉得那是走马灯。他的确非常喜欢自己的青梅竹马,那个将自己带出了黑暗,走向了光明和温暖的人。至今他都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要保护衣更真绪。


但是濑名泉呢?他和他应该没认识多久才对,唯一知道的就是这家伙性格超级别扭,而且对自己的后辈有着谜一样的执着。但是自己为什么会被他吸引呢?


不是出于性的本能,而是更加理智的那种。


因为两人明明距离这么远,朔间凛月却觉得自己在一瞬间仿佛可以理解他了。


 


♣ 请刷卡



 


“真~绪……”朔间凛月躺在阴凉的地方,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真~绪背我回去吧?”


“马上太阳就下山了,给我自己走啊……”


衣更真绪擦了擦汗,随机组队训练分配到自己的青梅竹马,不知道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不过以这两人的实力还是成功地拿到了名次,现在正在休息中。


“凛月,要水吗?”


“我想喝血。”


“呜哇,别随随便便说出那么可怕的话啊! ”


不远处能看见濑名泉又在纠缠游木真,说什么都要和游君一起组队,最终被队长莲巳敬人拖走。


“小濑好像真的很喜欢那个眼镜君呢。”


“那种单方面的骚扰让人很头疼啊,真好像也很怕他的样子……”


小濑一定是想要保护那个眼镜君的,因为是心爱的人,也因为心中怀着悔恨。王至今没有回来,能确认他死活的只有好几个月才发回来一次的短信。信息查不到IP地址,没有署名,说的话也是乱七八糟,更有时候甚至什么都没说只有莫名其妙的符号。


奉行早睡早起主义的濑名泉会半夜三更突然爬起来,像是被梦魇所困一样一边喘气,一边凑到简讯系统旁边呆望着界面。


朔间凛月觉得自己仿佛看到了他平时绝不会示人的一面,但自己只是像看电影一样保持着缄默。


“好讨厌啊。”凛月遮住了眼睛。


“怎么了凛月?还是不舒服吗?”真绪的声音传来,轻轻地抚慰了他的内心。


我一定是喜欢真绪的,真绪是这个世界上我仅有的的,独一无二的眷属。凛月想。


所以,小濑也一定……


 


♣ 请刷卡


*


 


次日,濑名泉浑身酸软地从床上爬起来。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自己既没有早早地起来赶报告,也没有打电话取消房间的打扫。


太糟糕了。濑名泉想,他无力地捂住眼睛,为什么会这样。而且从中途开始他就被信息素迷晕了,或者说是被cao昏过去了也不为过,最后怎么收场的一概不知,就像酒后断片。


“……不会吧。”濑名泉摸了一下后面,虽然还残留着胀痛,但是没有异物在里面,也没有被标记的感觉,一切还是正常的,熊间也没有蠢到会越界才对。自己安全地度过了紊乱的发情期。 


然后濑名泉发现自己正在掉眼泪。


“嗯?怎么回事……眼睛哭肿了吗?! ”照了一下镜子,几乎是一瞬之间他就决定了今天请假不出门,待在房间里等眼睛消肿。


说起来,好像最后那一次哭得很厉害来着?记忆里残留着朔间凛月的笑容,和一些听不太清,但是应该挺重要的话。


当时他的确是想要回答什么的。


他是剑,为了游君和王可以随时牺牲生命,这是他的赎罪,也是他的责任。他自己也是这样期望的。


但是,如果是为了朔间凛月,濑名泉觉得自己可以活下去。


“我在想什么啊,脑子热坏了吗?”他嘟囔着,再次躺回了床上。


 


*


 


故事一定会结束。


然后故事仍然会开始。


 


                                                              


  END


评论

热度(77)

  1. 一条慕鱼黑兔姬 转载了此文字
    为秋秋太太打call!
  2. 黑兔姬索妃尔 转载了此文字
    给阿秋太太打Call
  3. 索妃尔梦之咲不洁产粮基地 转载了此文字
    阿秋太太我爱你!(¯﹃¯)